拍绿皮火车的人

  今天从凯亮的朋友圈看到这个视频,转发时的附文是“国家意志和个体命运”,我觉得不如说“时代意志和个体命运”。一切活物总有个寿终正寝的时候,蜉蝣是一天,夏虫是一季,人是百来年。其他事物也大抵如此,爆款小游戏能火几个月,诺基亚独占鳌头十几年,马车与驿站存在了上千年,最终也逃不过被工业革命送进了博物馆。绿皮车也是如此,只不过它承载着不少记忆,让许多现在的人缅怀。再过几十年,几百年,人们看历史书里画的绿皮车,绝不会如今天一样感慨了。

  这两天把这段视频看了很多遍。就像是自己想做的事有别人帮忙实践了一遍的眼馋的感觉。不过,如果钱海峰没有癌症的经历,可能也只是一个本本分分挣钱养家、照顾老婆孩子的普通中年人吧。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足够幸运,不需经历失去就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。但他终归是幸福的,尽管我们总说别把disenchantment当做truth,但是终归disenchanted总比enchanted好。
  今晚的微信让我为别人感到绝望。但我也改变不了什么。于是又沉浸在Anthony的歌声和Flea的弹棉(gang)花(jin)中来麻醉自己了……

You and I both know, everything must go away. What do you say?

RHCPDark Necessit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