纽约的第一场雪

随便写写

这周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!天冷了有点莫名的怀旧,前两天准备面试的时候翻各种482, 477课件,不禁想起以前在交大的时候。周五一大早8点冲进教室,捧着个包子坐在第一排,听Manuel讲些有的没的冷笑话,秀一秀操作,黑一黑微软。周五的教室里通常不会超过5个人,于是课也就成了我们几个人——大多是Manuel其他课的TA——的私教课。现在不8点早起了,也听不到法语腔的morning了,竟还有些怀念。至于Cornell Tech的教授,拿出简历看都是极具威慑力的,但却少了点那种师长的感觉,传道受业解惑的感觉。

谷歌的onsite通知周三来了。纽约已招满,于是纠结再三,选了湾区。大概我还是有一点程序员对硅谷的信仰吧。不过即使Google真的愿意要我,恐怕也不会一直在加州待下去。从初中毕业当了叛徒去南开,到高中毕业选了尽量远的学校到上海,到本科试图通过JI的跳板去UM未果,再到现在读研来了CT,一路过来,看起来在追求什么梦想,其实都是bullshit,无非是逃避过去罢了,只是不知道下一站会去哪。最近追了几十集POI,剧情里也是反复印证the past will keep coming back to hunt you,这可真是太真实了。

今天晚上无意间聊到了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,可以说很符合心境了。近期太多的不确定性可以探索,这真是太容易让人上瘾——程度简直超过RHCP,野蛮6,和火锅。

Song of the week

Anthony, Flea还有Chad这群老家伙50多岁了,还在rock the world。他们live时候的那种张力,绝不是表演出来的。下周就生日了,又要长一岁,但愿自己不会因为年龄变大,变得了无生趣,怨天尤人,没事哼哼民谣… 正好,准备坚持每周写点东西了,说不定以后有机会可以回来看看自己年轻时候的蠢样子,或者等以后自己变蠢的时候,复习一下当初的心态。

对了,答案是42